您的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舟山新闻

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丨“红色基因在我们的骨子里已经扎了根”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5日 15:15    来源:舟山晚报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

杜晓英

  以前父亲工作忙,又不苟言笑,跟子女的交流不多,杜晓英对父亲有一种天然的敬畏感,有些往事,父亲不讲,杜晓英也无从得知。到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工作后,自己参与研究整理了那一段历史资料,杜晓英忽然觉得,自己读懂了父亲和他那一代人。

杜梅

  四年私塾

  1922年,父亲杜梅出生于江苏泗洪双沟的一个小村庄,家里很穷。

  我的爷爷在地主家里当管家,奶奶为地主家里烧饭,没想到一次突如其来的疾病夺去了她的生命,10来岁的父亲只能去地主家里当了一名小长工,每天去山上放牛。

  当时地主家的孩子都在上私塾,父亲看了非常羡慕,他就乘放牛的间隙偷偷跑到私塾外面偷听教书先生讲课,没有纸笔,他就用树枝在地上练字。

  有一回正练着,被教书先生发现了,父亲以为要挨打,拔腿就跑。但这位好心的教书先生非常喜欢这个勤奋好学的孩子,不但叫住了他,还叫他坐进课堂来听,并送了几张纸和一支笔。就这样,父亲断断续续读了四年书,学会了识字,不再是文盲。

  “抗大”学习

  1939年,父亲目睹日军横行乡里,烧杀抢掠,也萌生了加入新四军的想法。

  他与村里的4个小伙伴一起商量,去参加革命!商量好的第二天晚上,他就带着小伙伴们上路,走了一天一夜,在一个大村子里终于找到了淮河南许凤嘉县中队。

  当时参加新四军的大多是贫苦人家子弟,因为没受过教育,大字不识,而父亲因为上过四年私塾成为战士心目中的“文化人”,战斗工作之余,他就教战友们学文化。

  没有纸笔,他就用树枝在地上教大家写字;没有课本,他就利用宣传口号和歌词当教材。

  渐渐地,战友们认字了,还能看报、写简单的家信。

  1941年,父亲被推荐到“抗大”学习,他非常珍惜这次难得的学习机会,起早贪黑,努力读书,因为给同学们树立了榜样,后来还担任了副班长。

  但日本鬼子经常来“骚扰”,有一回,“抗大”师生与日本鬼子在蒋家坝干了一仗,鬼子见连学生兵也打不过,急忙派兵增援,师生们抓住时机安全撤离,这期“抗大”学习提前在战火中结束。

  解放泗县

  1944年,新四军第四师兼淮北军区在东至运河、西至津浦铁路纵横百余公里的地方摆开了战场,目的是对日军第65师团及伪军展开攻势。当时父亲所在的淮北军区第一分区骑兵大队的任务,就是负责配合兄弟部队掩护我军主力攻打泗县城。

  骑兵大队接到行动命令后,父亲迅速完成了任务——准备三天的干粮和马料,但他担心,这次战斗需要隐蔽,人行,但马不一定行啊。

  趁着夜色,骑兵大队向指定地点前进,到达之后,大家把军马拉到庄稼地里,轻轻一拍马背,说来也真是奇了,那100多匹战马立即整齐卧倒,悄无声息。

  到了午夜,我军总攻的信号弹腾空而起,枪炮声连成一片,而我们的军马还是悄无声息地隐蔽着,连一个响鼻都没有。直到4个小时后,听到战斗的哨声,军马才呼地腾地而起,战士们跃身上马,这一仗打得真解气!

  拂晓时分,我军解放了泗县城。

  血战登步

  此后,父亲随部队一路南下,参加过淮海战役,也参加过解放舟山的战役。

  1949年11月3日,登步岛战役爆发,那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在国共内战最后阶段的一场具有重要军事、政治意义的海岛登陆与反登陆作战,父亲也参加了那一场战役。

  11月3日晚上8时,解放军61师开始攻打登步岛,首批登陆部队为7个连队,趁夜色顺利占领流水岩、炮台山等制高点,但未能在天亮前按预定计划占领鸡冠礁码头,导致后续援军无法顺利上岸。而守军则迅速利用码头于4日凌晨6时30分增援了一个团,扭转战局。

  4日晚9时,61师除181团外的其余部队终于登陆登步岛成功,解放军兵力达到两个团,但同时守军的又一批援军也抵达登步岛,使得岛上的军力达到了六个团。 5日傍晚,解放军决定撤退,至当日午夜,成功撤回桃花岛。

  据父亲回忆,登步岛战斗后,解放军方面的战斗重点转向夺取制空、制海权方面。不久,解放军切实掌握制空权,守军被迫从舟山群岛撤走。 5月16日,全数守军撤出舟山群岛。解放军华东野战军7兵团21军于5月16日首先进占登步岛,之后华野21军、22军、23军陆续进占全部舟山群岛。至此,登步岛被解放军解放。

  军中结缘

  舟山解放后,父亲随部队来到杭州,在后勤部队认识了我妈妈。

  我妈妈是抗美援朝的“学生兵”,原本要上战场的,结果培训完了之后传来停战的消息,妈妈就改做财务工作,在后勤部队当会计。

  当时父亲已经30岁了,尚未成家,由组织出面介绍跟我妈结婚。他跟我妈并不是自由恋爱,就跟当年那部很火的电视连续剧《激情燃烧的岁月》里石光荣跟褚琴的情况一样。

  后来,父亲回到舟山搞营房建设,完成任务后就地转业,我们也举家搬迁至舟山。

  转业后,父亲当过普陀县人武部长、舟山水产食品厂副厂长、普陀县总工会主席等。

  1984年离休后,他把主要精力放在普陀区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组织的筹建上来,为普陀的红色资源的挖掘、整理、建馆、立碑操心尽力。

  红色传承

  1993年,舟山市成立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父亲担任普陀分会会长,他积极动员新四军老战士和革命老同志参加,会员从起初的几个人发展到1995年的30多人。

  一年又一年,新四军老战士们渐渐老去了,为了传承和弘扬新四军的光荣传统,我们后代作为新会员补充进来。

  10年前,我退休后有更多的精力忙研究会的事。以前父亲工作忙,又不苟言笑,跟我们子女的交流不多,我们对父亲也有一种天然的敬畏感,有些往事,他不跟我们讲,我们也无从得知。看到胡老师整理的关于父亲的资料,父亲的形象在我脑海中才忽然立体鲜活起来。

  现在,我自己也参与研究整理这一段历史资料,感觉忽然读懂了父亲和他那一代人,精神境界得到进一步的升华,感觉自己在做的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受父亲的影响,红色基因在我们的骨子里已经扎了根。

原链接:  
  已推荐|889
标签:父亲;新四军;私塾;抗大;研究会;解放;舟山;守军;普陀;整理
关于舟山网(大海网)| 联系我们| 网站声明| 网站律师| 网站制作|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19.舟山国际互联网新闻中心、舟山网络传媒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E-mail:web@zhoushan.cn 电话:0580-2828236

主办单位:中共舟山市委宣传部、舟山日报社、舟山广播电视总台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3120180012 新出网证(浙)字7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90004 AVSP:1110532号 浙公网安备 330902020003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