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岛城随感

海山观察丨立信以立人

2018.04.13 秦淮南

  今年我市将全面落实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制,还要对企业、自然人、社会组织、事业单位、政府机构全面进行信用评价 (见4月10日 《舟山日报》)。自己打交道的对象可不可靠?以后可能是简单查一下信用代码,就能了解得一清二楚。当然了,我们自己也不得不更加谨言慎行,否则在信用上留下个污点,有可能要追悔莫及。

  对信用的重视古来有之,《论语》中孔子就教导学生子贡说:自古皆有死,民无信不立。这已经将信任和信用提升到极高的地位。在农耕社会中,普通人一生活动的范围恐怕不超过居住地周围的十里八乡,打交道的对象也只是很少的亲戚朋友,那么考察信用就简单得多。正所谓“日久见人心”,口齿笨拙的老实人会被时间证实,花言巧语、机诈百出者会被时间证伪。所以古人结亲念念不忘的“门当户对”,要考察的除了对方家庭的经济情况,还包括对方家庭成员的人品和信用情况。

  但随着工业化大潮的袭来,亿万农民挥别乡村,背井离乡成为产业工人后,长期以来考察个人信用的“日久见人心”法明显失效。正如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说: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在举目无亲的新环境里,既然没有一个人认识我,我何必按部就班呢?既然捞一票就能换个地方重新开始,我又何必循规蹈矩呢?于是空气中都弥漫着亢奋的味道,到处是“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恐吓声音,焦虑的心态叠加外部管制的弱化,守信不能奖、失信不能惩,信用滑坡成为了一个明显的社会现实。

  但是,这绝不能反证我们要退回到时时被管、处处凭票的老时代。南怀瑾先生说过,现代最好的隐居地点不是高山深谷,而是大都市的公寓楼,你住了几十年都不知道对门是谁,门一关可以很久没人理你。这种生活可以说凄凉,但同时又摆脱了很多不愿意见的人,不想处理的事,有了更大更珍贵的自由。你享受聚族而居的温暖,就逃不开家长里短的日杂;你贪恋被保护的温暖,就躲不掉被约束的困窘。都市生活的弊病,总可以想办法解决,比如信用缺失,就有了现在推出的信用评价系统。

  信用评价系统把人的失信行为记载下来,并向社会公布,这个记录实际就是乡土社会的“口碑”,只是有了现代科技的加持,现在对信用的记录更加全面、更加细致而已,而且对象更加宽广,从乡土社会中的评价自然人,到了现在可以评价企业及各种组织。等到体系全面建成运作,每个人和所有组织真成了庄子所说的“无逃于天地之间”。人类为了安全必然要舍弃一部分自由,这也算是一项永恒的矛盾。我们能希望的,只是这个系统在运行中更少地搜集个人隐私、干扰个人自由,以建立信用的方式来确立人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