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岛城随感

海客谈|让更多的古桥架通过去与未来

2019.12.09 简之

  定海双桥街道紫微村有座名为徐公桥的古桥,距今已有200余年历史。受台风“米娜”影响,本已年久失修的古桥损毁严重,附近村民只得绕远路出行。眼下,修复方案虽已确定,但备料及施工还有不少困难 (据12月2日 《今日定海》报道)。“修旧如旧”确实不能“快刀斩乱麻”,村民们还得耐心等待一阵子。但修复古桥也实在刻不容缓,这不仅是关乎村民利益的民生工程,更是连接过去与未来的文物抢修工程。

  文物古迹是一座城市的文化底蕴所在,保护文物可谓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但在现实生活中,与“仿古热”并存的是,散落民间的文物古迹有的岁月蒙尘不为人知,有的甚至随着城市变迁而悄然逝去,这多么让人心疼。建于清朝的徐公桥依然“健在”,实在难得。

  应该说,老态龙钟的徐公桥得以留存至今,除了依然不失实用功能之外,更在于附近村民以及当地政府的长期呵护。要知道,现如今想造一座新桥实在太容易了,但见惯了跨海大桥的人们依然需要古老石板桥的陪伴。“我从小走这座桥,都走了70多年了,和桥有感情了……”村民夏阿伯的话很有代表性,有故事、有感情、有记忆的古桥,怎能让它轻易消失?徐公桥在台风中受损,村里没有贸然实施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办法进行“抢修”,这种“慢”无疑是值得的。

  作为海岛地区的舟山算不上文物古迹的“富矿”,再加上历史上的数次海禁,历史遗存就显得更加稀缺而宝贵。徐公桥虽然只是一般文物保护点,但毕竟也有200多岁“高龄”。相比于新加坡把上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房子也当 “古迹”来保护,我们实在应该对本就稀缺的文物古迹高看一眼。全社会都要形成珍惜文物、保护古迹的共识,别让老祖宗留下的老物件消失在时光的马拉松长跑中。

  前些天看到《舟山日报》报道,在普陀东港陈家后村的草丛中静卧着一座一百余年的古桥,上刻“光绪丙戌年岁次八月,众姓公造,宝藏桥。”随着安置房项目工程即将进入填埋阶段,宝藏桥岌岌可危,所幸的是工程负责人孙素文又是联系专家又是奔走呼吁,让这座古桥有了新生机。普陀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已做了几套方案,并对接了园林部门,准备将古桥做成城市公园景观小品或放置到沈院内,供市民参观。这样的幸事,真该成为常态。

  宝藏桥转危为安令人欣慰,徐公桥修旧如旧值得期盼,而我们的城市更需要作出制度性安排,让更多的古迹同样成为幸运儿。当下,征地拆迁、旧城改造项目此起彼伏,能否把文物排查作为工程施工的前置环节?另外,能否设立奖励基金,对积极反映文物线索的市民论功行赏?诸如此类的制度健全起来,不仅能够有效呵护文物古迹,还有利于唤醒全社会的保护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