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初期风靡舟山的劳卫制

  上世纪50年代,全国推行劳卫制

  前些日子,许多媒体对我国青少年学生体质不断下滑,1500米(男)、800米(女)已成体育测试中难以逾越关隘的现象作了持续报道,引起家长、读者、网民纷纷热议。看着这些消息,我却不禁想起了上世纪50年代曾风靡舟山的劳卫制热潮。

  劳卫,即“准备劳动和卫国”。劳卫制,是上世纪50年代国家体委推出的一项体育制度,1954年5月至1958年10月在全国推行。该制度规定了当时全国统一的体育锻炼项目和考核标准。根据体能、技术及体育运动发展情况将体育锻炼标准分为三级即劳卫制预备级(准备阶段)、劳卫制第一级和劳卫制第二级。根据性别、年龄在每一级中又进行了分组,男、女都各分三组。

  青少年学生通过一段时间锻炼后,若自感差不离了,就可以一项一项分别申请测试。一年内如测试全部合格,即可发给由国家体委颁发的相应级别证章与证书(见图)。当年,这枚证章确曾“引无数人竞折腰”。

  由于劳卫制对参加测试者的身体素质要求十分全面,既要求具有一定的速度、灵敏度、弹跳力,又要有一定的体力和耐久力,因此,它的推行对于提高青少年身体全面素质确实起到良好的作用。

  推行劳卫制后,掀起空前的体育热

  当时,我正在舟山中学读高中。全校推行劳卫制后,很快掀起了空前的体育锻炼热潮。每天早自修课前的早锻炼及下午课外活动两段时间,学校田径场上涌动着无数的锻炼人群。跳高、跳远的,铅球投掷区、单杠区、爬竿区等,处处“人满为患”,几无插足余地。而当时200米一圈的跑道上,练跑者更是摩肩接踵,几乎已连成一圈。

  整个田径场上青春与汗水交织,力与美相映,就连空气也是热乎乎的。这股热情、奋发而激越的气氛与景象,如果不是亲历者,绝对想像不出来。

  那时,我已是一副运动员模样,除短跑稍突出外,还酷爱排球,这些劳卫制项目大多轻松达标。然而,恰恰也与现今学生一样,我的耐久力却较差,最怵长跑,必测项目1500米的6分10秒一时竟成为我获证的拦路虎,测了两次均未能通过。心中极为焦躁——作为一名体育爱好者,竟连一级劳卫制也未能通过,如何说得过去?就在同学们的鼓励下,我狠下决心,咬牙苦练,坚持每天在田径场上跑上七八圈。就这样,苦练了一段时间后,耐久力慢慢有所增长,不久总算达标通过。这枚来之不易的劳卫制一级证章终于挂到了胸前,令我备感欣慰与自豪。

  1500米的持续锻炼,使我体质逐渐增强,耐久力相应得以提高,不知不觉间为我短跑成绩的提高打下了良好基础。这段日子苦练1500米所付出的汗水不久便在舟山地区中学生田径运动会上获得了回报。

  就在这次运动会上,我获得100米、200米比赛两项冠军。还记得,第一天的100米预赛刚结束,主席台上立即广播了我的成绩为11秒5,同学们纷纷向我祝贺,我却根本不信:这定是终点裁判老师注意力不集中,起跑时迟按了秒表,我可跑不了那么快。因为那时我的成绩大约12秒。下午随即进行复赛,果然11秒9。但是第二天的决赛中我却又跑出了11秒5,创造了全区新纪录。这个成绩已超过了国家二级运动员11秒8的标准,且向一级(11秒1)靠近。

  我欣喜地意识到,经过劳卫制的锻炼,自己的短跑成绩确实已提高了一大步。这才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劳卫制为我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我工作那年,劳卫制热潮未减

  1958年7月,高中毕业,19岁的我到了东海中学(定海一中的前身)担任体育教师。不久,在学校领导的动员下,全校也掀起了劳卫制热潮。

  那时学校还是初创时期,体育场地、设施、条件等根本无法与舟山中学相比,但是学生参加劳卫制锻炼的热情却是有过之无不及。

  学校没有田径场,只有一块3个排球场大小的狭长场地,早操、体育课就在这个小操场里进行。没有跑道,如何开展径赛项目?正好,这个小操场的篱笆墙外就是一条小马路(现在的东海路),那就在这条路上丈量好距离跑。那时,这条马路十分冷清,车马行人甚为稀少,偶尔来了几个行人往往就成为我们60米、100米练习、测试的热心看客。

  小操场十分可怜,仅有一个沙坑,就只好跳高、跳远轮流调剂着用。铅球投掷倒还可勉强进行,手榴弹则不敢施展,因为边上就是教室和教师办公室,生怕出事情,只能在体育课上有节制地小心进行。但是,尽管小心翼翼,后来还是出了事。

  一天,我上体育课,内容为学习投掷手榴弹。我为同学们讲要领、示范姿势,千叮咛、万嘱咐:由于场地窄,一定要把握住方向,要向前扔,不可偏——宁近勿偏。起先倒还进行得顺利,但后来,还是有一位同学把握不住方向,手榴弹直向边上的教师办公室飞去,同学们惊呼起来,只见它“砰”的一声,落在临窗而坐的物理教师柏树先脚边,碎玻璃洋洋洒洒散落一地,吓得他直跳起来,脸色煞煞白,口中直喃喃,一边还用手比划:“再10公分(厘米),再10公分(厘米)……”自此,手榴弹黯然刀枪入库。

  就在如此简陋、逼仄的场地设施与条件下,同学们的劳卫制锻炼热情却是无比高涨。下午课外活动时间,那块小操场连同校外的那条马路上,到处是奔跑跳跃着的人群,到处是绯红的张张笑脸。

  记得沈秀球同学,她的体操垫上肩倒立项目几次测试就是不能过关,但她却坚持不懈。因人多垫子有限,练习机会少,她便每天等到别人放学后,借了垫子独自再练,直到天色昏暗才离开。这些事例、这些场景虽然已经过去半个世纪,在我的记忆中却依然清晰如初,宛如眼前。

  可惜后来,连续几年的自然灾害席卷全国,粮食严重歉收,学生营养不足,劳卫制自然偃旗息鼓,最终成为一段逝去的历史。只是,它为燃起青少年体育锻炼热情从而增强体质所起的作用却是不容忘却。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