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代,我们穿上绿军装

  “文革”开始军装成时尚

  上世纪60年代,卡其、灯芯绒等流行,舟山服饰发生两极分化,工作同志穿4只袋袋的“中山装”,一般老百姓穿3只袋袋的学生装,工人阶级穿“工作服”,老人们穿对襟搭扣布衫。

  1966年“文革”一开始,那就不得了了,毛主席穿上军装,戴上红卫兵袖章,在天安门城楼检阅了数以千万的红卫兵。“上行下效”,军装是最体现革命化的服装,特别是男生、女学生们戴上绿军帽,穿上军装,腰扎宽皮带,足蹬解放鞋,胸戴毛主席像章,手捧红色语录本,肩背草绿色帆布挎包,浑身散发着“革命”气质,代表着当时服饰美的最时尚。谁要有一套正宗的4个口袋绿军装,那可是军官的象征,了不得了,一上街真让路人羡慕得五体投地;若没有4个口袋,2个口袋的绿军装也行,总也表明你是军人家属子女。当时,它已经达到了一种能够让人神往的境界了。

  舟山服装被淹没在了一片国防绿和国防灰的军装里。

  无数年轻人期盼拥有一套军装

  军装代表着当时服装美的时尚,拥有一套军装是那个年代无数年轻人的理想。舟山驻军多,原本部队干部子弟穿着炫耀家门的草绿和灰蓝军装成了男女老幼以示“革命”的最时髦标志。

  我读高中时班里有50来个同学,其中部队子弟有40多个,陆军子弟是清一色的“国防绿”,海军子弟是清一色的“国防灰”,就时尚而论,“国防绿”与“国防灰”相比往往是略胜一筹。于是,我到家里翻箱倒柜,找出了一件老爸解放南京时穿的4个口袋军装,但一看还是傻了眼,土布做的,左胸口还缝过有“中国人民解放军”字样的小布章,颜色也看不出是黄是白,叫我怎么穿着去现眼,我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直怪老爸转业太早。

  学校里“军代表”对班里这些部队子弟是另眼看待的,而对我们这些地方的没国防绿穿的“老百姓”子弟则是“狗眼看人低”。记得我与一个部队子弟上课时发生争执,下课后任课老师将这事报吿了校革委会主任“军代表”,我立即被叫去“训话”。我刚说一句:“我一点没错,他先出口伤人,他算什么东西?”“军代表”就马上训斥道:“你们这些老百姓子弟,真太没教养!对革命军人子弟是什么态度,想阶级报复吗?你给我老老实实写检查。”后来,“军代表”亲自去调查我的家庭出身,知道我是真正“土八路”的儿子,也曾当过“部队子弟”,才就此作罢闷声不响了。

  我曾经追捧的军装军帽

  后来,我想办法弄来了一件4个口袋肩上带杠儿的旧式“将军呢”军装,一顶半旧的“正宗”军帽,里面是有“印章”的,我还往帽子里面衬一圈硬纸,晚上睡觉前,用牙齿在帽檐四围咬一圈,第二天上学戴在头上看起来棱角分明,感觉特爽。在学校里与“军代表”照面时,他对我的态度也一下子有了180度的转弯,说话时声音也低了八度,脸上有时还带点无可奈何的微笑。

  “文革”时流行抢军帽,有一天上街,我的这顶半旧的“正宗”军帽被一个骑自行车的人摘去,跑了,我追得汗流浃背,也没赶上,眼睁睁地看着他扬长而去,气死人了。后来班里一个部队子弟和我是“铁哥儿”,又送了一顶上半新的“正宗”军帽给我,我怕又被人抢去,一般只有出客时戴戴,一直到“军装热”褪去,那顶军帽还是上半新的。

  40年时光一瞬间,“军代表”早已“作古”,我的那件旧式“将军呢”军装也早已送人,绿军装已经从我的头脑里闪过,成为一个遥远的记忆。有一天我碰上一个老干部在哼着越剧《毛主席穿上绿军装》:“毛主席穿上绿军装,威武挺立在天安门上,红帽徽,红领章,红领巾,红袖章,敬爱的毛主席,你闪闪发红光。”那歌词和调子还是耳熟能详的……


  舟山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