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东第一功”——与皇帝擦肩而过的题匾

  同治皇帝下诏时年纪尚幼,书法还不成熟,这也是他没有亲自题匾的原因。当然,由此皇帝的墨宝也就与六横岛擦肩而过了,这不能不令注重传统的六横人遗憾。

  一

  在普陀六横岛的双塘孙家与梅峙之间,有一个突兀的山嘴,其前面曾经是一大片海涂和茫茫大海,在山嘴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浙东第一功”摩崖题记赫然在目,石刻每字高0.48米,宽0.4米,刻于清代。六横人习惯将这个地方称为“东嘴头”。至于这块石刻的来历,还要从太平军在六横之战说起:

  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冬,六横人曹忠来、徐沛全、刘佳满三人带路,引导驻在镇海的太平军上岛,想要攻占六横岛,岛上的增生王黼清率领民团进行顽强抗击,并生擒九人歼之。同治元年(1862年)二月,太平军将领何文庆率兵船42艘,从象山港出发,经佛渡岛,长途奔袭直扑六横岛,对六横岛实施第二次进攻。二月初三,在水流相对平缓的棕榈湾上岸,没想到兵船刚靠岸,即遭到王黼清、林逢春、周序宾等部用猪娘炮(土炮)阻击,太平军伤亡惨重。见难以攻下,太平军绕过东浪嘴,顺流而下,来到六横的下庄,并兵分两路,一路从平峧登岸,另一路从梅峙岙外塘登岸。监生张为贤、乡绅张继唐等率民团在平岩潭一带同太平军进行了激战,太平军不熟悉地形,刚刚登陆便被打退,一部分人退至海涂,民团追入泥涂进行拼杀,而此时恰逢涨潮,太平军许多士兵都来自北方,不熟悉水性,“淹溺者众多”。 何文庆见久攻不下,下令回撤到兵船,然后率其残部退回至象山。此次战役太平军伤亡170余人,以六横民团大获全胜而告终。“善恶皆有报”,老百姓更愿意相信这些引导太平军攻打六横的人应遭到天谴。事后,六横民团对引导太平军来岛的曹忠来、徐沛全、刘佳满等人进行了严厉的惩罚,曹忠来被乱刀砍死,徐沛全被逐出六横,刘佳满的房产被充公成为东靖义学产业及文武殿产。为此,六横岛老百姓还编了一句顺口溜流传至今:“曹忠来斩肉酱,刘佳满屋翻向,徐沛全别(驱赶的意思)过洋。 ”

  二

  六横民团同太平军交战,按理说民团是民间地方武装,参加的人员平时以种田、打渔为主,训练时间也少,按现在的话说“是业余的”,而太平军相对比较正规,而且经常和清军打仗,经验丰富,无论在武器装备,还是在人员军事技能掌握水平上都占优。所以这次战斗影响很大,上奏到朝廷,只有7岁的同治皇帝,大喜过望,认为在这样的岛上,能以弱胜强,有这么大胜利的战斗发生,冥冥之中一定有神灵在保佑,于是下诏在发生战斗的地方镌刻“浙东第一功”,修建“天受宫”。同治皇帝下诏时年纪尚幼,书法还不成熟,这也是他没有亲自题匾的原因。当然,由此皇帝的墨宝也就与六横岛擦肩而过了,这不能不令注重传统的六横人遗憾。“浙东第一功”石刻的落款为“泉塘孙饴经题”。查阅资料后发现,孙饴经(1826—1890年),字子授,钱塘人,清咸丰十年(1860年)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官至光绪年间的户部侍郎。他还是清代书画家。孙饴经在同治元年(1862年),曾与宁绍台道张景渠统率清军,在浙东镇压太平军,也曾多次来到六横。六横民团大胜太平军后,被战情所鼓舞,孙再次来到六横,倡议六横乡绅豪杰出援支持民团,并督促民团抓紧训练,以防太平军再次来袭报复;同时,受命题书“浙东第一功”五个大字。

  若干年过去了,“天受宫”几度毁坏,几经修复,而“浙东第一功”摩崖题记历经风雨,依然遒劲有力。不过关于这次战斗的传说,也随着口口流传的广泛而变得神秘起来,有人说:发生战斗的那天,本来天气晴朗,太平军兵船一来,海上便起了雾。等战斗打响,天空瞬间暗了下来,炮声隆隆之间,有人看见山头上一位身穿白色长衫的白胡子老人,手持拂尘,指挥战斗。等战斗结束,太平军兵船灰溜溜逃走时,雾散了,天气也好了,而指挥战斗的老人也神秘地消失了。

  传得多了,信众便也多了起来,每逢初一或十五,许多善男信女就会来“天受宫”进行跪拜,祈求平安与幸福。六横人也叫这里为“东嘴头宫”。

  三

  “东嘴头宫”据说是很灵的,过去每年都有渔民、考生在愿望实现后,挑了猪羊来祭拜感谢的。记得父亲曾给我们讲过其亲身经历的一件事:一年夏天,吃过午饭,他从外平峧的岳父家回来,经过“东嘴头”时,觉得有些累了,便走进宫里,想休息一会等太阳快落山了再出发。他见宫的两边有长条石凳,就躺下休息,但因为石凳硌身,躺着不舒服,于是便将草帽作为枕头,仰面躺在菩萨前面的供桌上了。不一会就瞌睡起来,迷迷糊糊之际,却见山上下来一位老者,背着一捆木柴,见有人睡在那里,很不高兴地“唔”了一声。父亲此时猛地惊醒,想要翻身爬起来,但无论怎么使劲都起不来,就这样眼睛瞪着屋顶直挺挺地躺了半晌,后来也不知怎么的,就一下子起来了,但头疼欲裂,便跌跌撞撞地跑回了家。回家后,父亲将这事告诉了奶奶,奶奶连喊“阿弥陀佛”,然后第二天一早便挑着祭品,到“东嘴头宫”去谢罪,又是祭拜又是念经,弄了大半天。令人想不到的是,去谢罪时,父亲遗忘在那里的草帽竟然还在供桌上。

  也许是做梦吧?但父亲给我们讲这事时,一脸严肃。我们问:“为什么爬不起来? ”他总是眨巴着眼睛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啊,但就是使不上劲! ”

  从我懂事起,这里就很神秘,原来的石刻上面是没有亭子的,从下面望上去,可见蜿蜒的山岬绵延不断,山嘴呈凹字形,里面建造的就是一座叫“天受宫”的庙,供奉的菩萨前面,有一个供抽签的竹筒,还有两片用毛竹根做成的“筊杯”,视个人喜好进行问卜。小时候,曾在那里见过有人跪在菩萨前面,口中喃喃地说着什么,跪拜后,即拿起“筊杯”在燃香上左三圈右三圈转着,然后“啪”的一声将“筊杯”抛在地上。据说落在地上的“筊杯”一阴一阳最好,这样连续三次,然后根据结果,判断所求之事的吉凶。

  现在的“东嘴头宫”已修缮一新,并进行了扩建,外墙呈褐红色,非常的醒目。如果你有机会来六横,一定要来这里看看,听老人给你讲讲战斗的场景,“浙东第一功”可是名副其实的哦!


  舟山日报